海盐味牧野

“后来那场爆炸与险些生离死别的崩溃,就像是一只看不见的黑手,一头把他推进了这口名为“费渡”的沼泽里,想要疼他,想要照顾他,想要像撕开一件工艺品的包装一样,慢慢地揭开他层层叠叠、看不分明的心,骆闻舟用单方面的宣言开启了这一段路,做好了长途跋涉的准备,背起了一个行囊的耐性。”

                                   ——《默读》

昨天晚上lof卡成渣渣惹
又编辑不成所以我删了
这一段莫名戳我1551
可是我又写错字惹 啊啊啊生气

评论(13)
热度(86)
永远喜欢朱白//
若无那日冲霄凌云 满城飞红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