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盐味牧野

千山万重/不离不弃

点关注不迷路嘿(๑•́ ₃ •̀๑)

我和谁也不争
和谁争我也不屑
/
朱一龙♡刘昊然♡赖美云♡李常超
/
粉rps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青冉冉冉冉冉冉

—未来可期—

〔水峰〕星河长明

●记一次表白
●ooc&我流双向暗恋
●勿上升真人

  王昱珩不喜欢录节目。过分明亮的灯光,做作的仪式和广告,舒适而带着疏离的暖气都让他觉得不自在。

  在这样的环境中,是很疲惫也难以放松的。他连换了好几个坐姿,向身边的人看去。

  王峰还是端正地坐着,细框眼镜,西装到皮鞋,全部一丝不苟,纤长的睫毛颤动的每一次,都好像划过王昱珩心里的某个角落,轻巧地一扫,有一点欲拒还迎的。

  ……王峰这身西装很合身。王昱珩心想。

  然而王峰并没有在看他。他一向听得专心严谨,在别人看来或许有些学究气。王峰实是澄明通彻的,镜片后的眼瞳里清明得几乎淡漠。王昱珩心下琢磨着,如果他摘下眼镜…如果自己能看到。

  他仔细脑补了一下,眼角情不自禁地一弯。

  外界有传言两位王队长不和,其实不无道理。王峰和王昱珩倒没什么私人恩怨,只是王峰觉得水哥或许对他这个后辈不太待见,日常生活中自然收敛一点,后者又猜测是小孩儿有点害羞,要不就是自己看上去太严肃,总之也一直没说破。

  王峰走到他身边时,王昱珩正捧着一次性纸杯,坐在后台百无聊赖的地刷微博。他抬头看到身边的人,礼貌地一点头,想到录节目时的那一点心思,又往眼神里添了三分笑意:“来啦。”

  王峰猝不及防地陷阱进他的笑,差点当场缴械投降,忍了好久才硬生生把呼之欲出的红晕憋了回去。他一直觉得水哥哪里都堪称完美,除了太会撩拨。说起来这其实也是王峰自己的问题,笑意是免费的,不要白不要,却没有半点风花雪月盛在其中。眼瞳深处是水波横生啊,它们深却深得恰到好处,足以漫上小王老师心里放置着莫名情愫的高地。王昱珩用这双眼睛看来来往往的每一个陌生人,看摄像机的镜头,看唇印,看水,看折扇,偏偏在看王峰时种下灾祸。

  王峰垂了垂眸,也笑起来,拉开椅子坐下——就是这样的动作都轻的没有半点声响——然后随口调侃了一句:“水哥今天看来心情不错。”

  一言既出,两人都愣了片刻。王峰觉得尴尬,王昱珩心下也疑惑:刚才在台上自己走神走得这么明显?

  因为在想你啊。

  如果就这样说出来,王昱珩心道,好像也没那么突兀。

  ——如果他也喜欢你的话。

  三位队长的聚餐以鲍橒一句“得赶回去陪我家那位”简单结束,在心里不约而同地鄙视他片刻后,王峰和王昱珩决定一起散散心,美其名曰,有助消化。

  “南京,还是个很美的城。”王峰望着远处被紫峰大厦渲染出几分浅色的天空,没来由地感叹道。

  “这话不像是你说的。”

  知道他又在嘲讽自己,王峰只是笑笑:“总不能把一切归咎于理性。”

  他的笑容总是有点孩子气的,扬起的弧度干净美好,与背后璀璨的灯光遥相呼应。明明是简单的一句回应,在王昱珩听来却是有一点不明不白的意味的。
  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暖意倏然透出来,钻进王昱珩的骨骼血液之间,妥帖安稳地栖息于斯。关于王峰的种种,他有过许多疑虑,也有隐秘的设想,但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想删掉如果二字,把与眼前这个人的未来变为现实。

  鬼才之眼显出了鲜有的犹豫,但终于伸手,像是无意般扫过王峰微凉的指尖,停顿片刻后,还是扣住了。他一直喜欢看小王老师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没想到握在手中是这么柔软。小王老师借着暮色的朦胧,飞快地在耳后抹一道绯红,直愣愣地向身边的人看去。

  不巧,那人也在看他。眼角曳出一道意蕴悠长,浓烈的情意让王峰几乎想逃离,却忽然发现身前有一棵法国梧桐,树影团团的。他心里的某个地方就这样塌陷下去了,手指不自觉地回握住了那人的。

  他的生命啊,会帮他死死记住那一刻。

  “今晚月色…”一向沉静自若的水哥,此时竟想不出什么其他的言语了。

  “我知道。”王峰打断他的话,一双眸子明亮如昔:“可是你看,今晚没有月亮。”

  月亮躲在云层后听着他们的对话。管他呢,王昱珩心想,他终于满意地取下怀中爱人的眼镜,扣住他的下巴,吻了上去。

  我们应该感谢这样的夜色,它们虚无地填满这个城市的每一寸空洞,掩盖起一切合理的不合理的是非。它们是完整的一片,就算打碎了也是积在一处的。夜色的一角,两人在对方眼瞳里看到了同样裹挟一身浓重夜色的自己,带着背后漫漫一片不知是灯光还是星辰,呼啸而来,堪堪停在彼此身前。

  而宇宙就在这其中流动——
——无关磅礴。

评论(32)
热度(80)

© 海盐味牧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