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好友牧野已上羡

傻叉作者傻叉文。

曲尘一丈【一二】

傻白甜he文

教书先生✖️酒仙

短小,因为月考刚结束

征集文名

【一】

  京城这年的春天来得似乎晚了些,玉兰憋着一树饱满的花苞,只是吝啬于赠出一汪春色。

  蓝忘机来云深不知处教书的第二春。这天他只是在静室中翻阅书卷,却被一阵花香猝不及防地一扑,整个人竟恍惚起来。

  恍惚地出了门,循着香气踱过去,这才知并非花香,倒是自己门前多了一坛酒,以一块红布封着,附一张纸条,上书:

  天子笑,新酿的,分你一坛。没有署名。

  字迹潦草轻狂,定不是自己门下的弟子。再看这酒,闻所未闻。香味甘甜,带着点花香,柔软绵长得像是能溺死人。阴差阳错地蓝忘机收下了这份不速之礼——把它丢进了静室的暗格里。

【二】

  魏无羡刚一脚踏进天庭的门,便被一仙来势汹汹地捉住。正是江澄。

  他起先还小惊了一阵,认出来仙后才稳住了心神:“师弟今天挺闲的啊...”

  最后一个字才说到一半,便被江澄打断:“今天正逢严查,你还敢去人间鬼混?”

  魏无羡听了,只把眉眼一弯,道:“被查出来了,这不还有你替我收尸嘛。”兴许是整天泡在酒坛子里的缘故,他一双桃花眼也带着点微醺。里面笑意流转,倒是晃眼得很。

  江澄拂袖,扇掉那点酒香,丢下嫌弃的一瞥。只是这一瞥剐得并不深,魏无羡依旧笑嘻嘻:“诶,你不知道,我今天可是去找蓝忘机了...”

  满意地看着那仙身形一顿,魏无羡这才恬不知耻地凑近。

  “你见到他了?”

  “没有,”被问到的仙兴致缺缺地答,复又用手把玩着腰间红色的穗子,语气一变,“不过留了点礼物。你想啊,第一次拜访,总得矜持点的。”

  “礼物?”江澄一扬眉。

  “天子笑。”

  “你的事情……我管不了,毕竟是你执着了这么久的人。但你要知道,与凡人…”

  魏无羡眼底流淌的笑意有那么一瞬间的凝固,但也只是一瞬。“知道了,这点小事不用您操心—我走了!”

  其实江澄知道,魏无羡心里了然。但他不说,江澄也不提。

评论(4)
热度(16)

© 您的好友牧野已上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