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好友牧野已上羡

傻叉作者傻叉文。

[周江] 蜃景(下)

●没有完结!
●没什么想说了。
●he
10.
  江波涛望着身边人白皙的侧脸,在键盘上飞快地敲下了几个字,打开一个又一个网页。
  “小周,”他转头唤正饶有兴致地研究自己书架的鬼,“你过来看看。”
  周泽楷本来想说我比你大,可一看到电脑屏幕上的字时,便硬生生把刚到唇边的话咽了下去。因为江波涛正在筹备晚上放河灯的事情,这很明显是要把他送走了。
  他撇撇嘴,有点委屈。
  他不善言辞,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乱七八糟的情绪,可是他很想告诉江波涛自己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关注了他那么久,早就习惯了。
  习惯到不想离开。
  “小周?”
  “...没事,我去做饭。”
11.
   餐桌上。
  江波涛夹起一块排骨,称赞道:“这么好的手艺,要是能天天吃到,也是让人心满意足了。”
  周泽楷听了这话,好看的眼睛里发出光来:“可以!”
  江波涛大概懂了。“你不想转世吗?”他斟酌着说出这句话,心里便开始盘算起来。其实养只鬼在家里——尤其是周泽楷这么养眼的鬼——他并不是不可以接受,可是他迟早会结婚生子的吧?自己迟早会垂垂老去,可是周泽楷要怎么办?
  这边江波涛正得出结论,那里周泽楷已经给出答案。
  “……想。”
  就一个字。
  但这一个字背后的心理斗争他又怎么会知道。
  正如他怎么会知道,一只无处可依的鬼魂,却笨拙地喜欢了他那么多年。
12.
  傍晚如约而至。为了表达不知如何说起的歉意,江波涛买来了满满一后备箱的河灯,让周泽楷自己挑选,还工工整整地写上了周泽楷的名字——听说这样转世的时候能排在前面。
  在城市里想找一条小河几乎是不可能的。待他们赶到郊外的田野时,已经聚集了一大片放河灯的人。
13.
  一人一鬼好不容易寻到了一个清净的角落,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一时都有些失神。
  自小在城市里长大的江波涛是因为没见过乡下的水而感到惊奇,周泽楷心里却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晚霞已经一点点地被地平线吞噬干净,只剩莲花河灯微弱的光,倒映在层层叠叠的波纹中。水流像一条长不可及的绸带,平静而飘逸。绸带一端,紧系脚下。
  江波涛看向身边的鬼。光线很是柔和地打在他完美的侧脸,竟让整个轮廓都显得温暖了起来。一种名为遗憾,或是说不舍的情绪攀上心头:如果他并非鬼魂而是真实存在,有血有肉的人,如果这样好看的人还能留在自己身边——也不失为让人满意的生活。
  不,不可能。江波涛想着,拿起一盏灯,递给周泽楷:“想试试吗?”
  这有什么好试的。
  可周泽楷还是接过,弯腰把灯送进了河里。
  一盏一盏灯顺着蜿蜒不绝的河流,义无反顾地前行,点亮了整片夜晚的天空。
14.
  周泽楷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得透明,似乎是要飘飘欲去。江波涛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抬眸道:“再见。”
  “再见。”
  “还回来吗?”
  没有回答了,周泽楷向河流的尽头飘去,他没有回头。
15.
  待到看不见那人的身影,周泽楷把给江波涛的最后四个字念出来。
  可惜没有风,带不过去。

评论(3)
热度(21)

© 您的好友牧野已上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