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好友牧野已上羡

傻叉作者傻叉文。

[喻黄]比邻而居 Chapter3

继续OOC,私设如山

作者死在电脑前,文风彻底崩坏

没有小甜饼没有车

结局致郁[还早呢

就是感叹一下 写文真累 糟心了 还这么辣鸡(。

你转头,看向身边的人,话到嘴边却只成了低低的一声:“文州...”

  他转过头来看你,眼里似乎有化不开的墨色,千万光芒闪烁其中。你当时大概是魔怔了吧,竟就这样伸手揽过眼前的人,将自己的唇覆上了他的。

  他的唇瓣很凉,带着点甜酒的馥郁,一丝丝钻进你的呼吸。像是得到了默许般,你更紧地搂住了喻文州,缓缓地摩挲起他的唇齿,贪婪地索取着对方鼻息间萦绕的甘甜。

  自始至终,喻文州,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他只是这样站着,任你亲吻。

  你似是不经意地抬头,忐忑地期待他的反应。可是就在一瞬间,被对方眸子里的薄凉冲击得不知所措。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冷漠的眼神,残忍地映出此刻的你。绝望,无助,像是下一秒就要被凌迟的囚犯,尽管眼角眉梢还染着未褪去的情 欲。

  该死的,残酷。

  你下意识地放开了他,还未酝酿好情绪,便听那人毫无感情的一句:“少天,你喝醉了。”还是如往常的称呼。

  你几乎是落荒而逃。喻文州的温柔似乎已是他的习惯,对谁都是如此。明明是对方的无心,你却把自己代入成了主角,幻想着一出虚幻的幸福。

  你,黄少天,只不过是一枚无足轻重的局外卒子。喻文州那样完美的人,应该值得一个温婉美好的女子,与他共度余生。永远也不可能是你。

  你在心里告诉自己,放弃吧,结束这场闹剧。

  但整夜里,喻文州的身影一直侵占着你的梦境。那孑然而立的身影,消融在泼墨般的夜色里,宛如迎风招摇的荼蘼。

  第二天早上,你却照常按时起床,照常上班,照常与喻文州讨论工作上的问题。以同事的身份。

  你暗暗想,喻文州可能真的认为你是酒后乱 性。

  你安然坐在办公桌前想着这些,手机铃突然响起。

  一种不可言说的奇异感,你似乎早就预料到是谁。

  “我靠老叶不知道我正上班啊打什么电话算了什么事啊快说没时间陪你磨叽!长话短说啊长话短说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你突然肆无忌惮起来。

  “哎我说,少天大大,能别一见面就吵吵吗?再说我们还没见面呢,就是通知你一下,我两小时后的飞机,飞上海。”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慵懒语气。

  “哎....”你还没说完,便听那头的“嘟嘟”声,这叶不羞,居然挂你电话。

   不过你心里也明白,老朋友很久没见面了,接肯定是要接的。

  酒吧里流光暗换,像是被过滤掉了所有的杂质和噪声。昏黄的澄澈灯光。干净的男声低吟。磨砂质感的酒杯,人和人之间交换着酒色和诱惑。

  “这么说....你把喻文州给强 吻了。”

  “嗯...”你沉吟,“算是吧。”

  “黄少天,”叶修这一次直呼了你的姓名,证明事情并不简单,“你小子挺本事啊。”

  “我没心情听你在那开嘲讽!你说我现在怎么面对他啊!他把我当兄弟然而我却想...”你猛灌一口香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要把握机会啊...”叶修难得正经了一会,深深看了你一眼,“你看我家那位,我还没来及表白就被一场车祸弄的阴阳两隔。再想怎么强 吻也只能看看他的遗照了。”不知道是不是灯太刺眼了,他的眼睛酸得泛了红。

  “没有人能赎回过去。”
TBC.

  

评论(3)
热度(18)

© 您的好友牧野已上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