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好友牧野已上羡

傻叉作者傻叉文。

[喻黄]比邻而居 Chapter2

继续OOC,似乎解锁了新人格?bushi

文风突变,咸鱼作者大概已经疯了/烟

貌似卡文。

上海夜景真没看过qwq瞎编的。

你们要不要这么快表白?hhh。不存在的。

文笔好垃圾...明天再改改

都OK就往下翻

  此刻的你坐在崭新的办公桌前,门口的金色铭牌昭示着你如今的地位。是副总了。

  听说眼前的办公室是喻文州的亲自布置,通透明亮。玻璃茶几,玻璃茶具,偌大的落地窗。射进来的阳光耀眼到失真。

  你不禁想要赞叹他的审美了。不不不,这绝对是你的审美。喻文州自己的办公室里只有黑白两色,压抑得很。永远以厚厚的窗帘拒外界光线于千里之外,完全不符合主人平日里的形象。

  这个男人,他太了解你了。

  他深知你爱光亮胜过爱生命。

  这便是喻文州。他用温柔体贴和善解人意作为诱饵,再悄悄造出一只巨大囚笼,伺机观察,暗中掌控。

  你被囚于此间,无法挣脱,无法逃离。

  喻文州是魔鬼。真的是魔鬼。他的浅笑无声地辗转在你的嘴角,片刻的甜蜜(毒药)是他一寸寸入侵的预兆。他了解你甚至远比你了解自己要多。玻璃的触感自指尖传来,你突然感受到他骨子里的疏离,冰冷且残忍。

  你起身。你用力摇头。你要甩去这些不该有的恐慌,再不愿细想。

  这是你第一次因别人对你的了解而感到害怕。

【狭小的暗室。空气里有浮尘。

声音一:

          还没有醒过来吗?

声音二:

          是的。

声音一:

          那个喻文州...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声音二:

           他...算得上是“人”吗?

                                         沉默。

声音一:

          (突然)他来了。

声音二:

           谁?

声音一:

           那个...那个侵犯者。

声音二:

            不如沉睡下去...

            沉湎于此吧...

            永远不复苏醒。

                                    归于沉寂。】

  你抬起头,揉揉眼睛,发觉刚刚又一次陷入了梦魇。有时候现实与梦境会错乱交融成一片浩荡肃杀的海,一遍遍汹涌着冲刷你无以言说的手足无措。

  有人敲门。

  “请进。”

  是他。喻文州。他轻轻推开门,正向你走来。阳光生长出的无数浅色根须带着无尽温情,从他的发梢开始攀爬,一点点把整个人包裹,镀上一层薄薄的轮廓。你终于体会到一个词:美色惑人。直到他走近,近到你可以看见他眼底的点点霞光时,你才意识到已是傍晚。

  梦魇中的一切一点点被剥离,像是没有主人的陈旧壁画,那些不堪的骇人的费解的各异的色彩很快脱落干净,只留一片无言的空白。喻文州,他依然不染纤尘,八面玲珑,并且,让你所有罪孽的妄想无处遁形。他的面孔与天堂的信使重合。他就是天使。

  “下班了,一起吃个饭吧,庆祝你升职。”他澄澈的眼睛在对你说,不可以不答应哦。

  “好。”你答道,并且快速收好东西,随他出了门。

  两人在黄浦江边并肩行走。这个叫做魔都的城市正尽情展示她不为人知的的一面:诱人,迷乱,流离失所。酒足饭饱,你满足地眯上眼,风中的凉意入侵到你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反倒是让你更觉惬意,呼吸间也有了些微醺。

  身边传来一声轻笑。你有些恼怒地向喻文州望去,他的眼底盛满笑意,像是快要溢出来。“笑什么!!!”你被他看得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少天这样,很可爱。”他微微垂下眼睫,却掩不住眼里如星辰般璀璨的光芒。

  心慌意乱。你别过头,去看江景。一个大胆的想法闯入你的脑海。

  喻文州已经快成你的瘾了。你离不开他。其实自己应该早就喜欢他吧?只是脑海里那些不该有的顾虑让你退却了,犹豫了,不敢面对。

  也许是时候放下无谓的胡思乱想了。他太夺目太完美,你无法抵抗。

  你本来就没准备抵抗。你这样想着,开了口。

评论(8)
热度(12)

© 您的好友牧野已上羡 | Powered by LOFTER